→ 久久爱,一如既往。

谈一谈论斤称活

2019-04-18 . 阅读: 584 views

文/邹近夫

论斤称活,意味着所做即有所得,明码标尺,毫不含糊。如果不作特别交代,“论斤”那就是可以放到秤上称得重量的。不过这中间的需要多少制度标准,支撑这个考量体系便有待商量。

现代社会里的多劳多得,和鲁迅先生说得“牛吃的是草,挤出来的是奶”的道理不一样,吃多少挤多少,中间虽有另外一层隐含的意思,但符合自然法则;可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活儿是无法论斤称两的,比如成本管理、人事协调、职能沟通、风险识别,都是些动脑筋、磨嘴皮子、用眼睛的,轻重不仅难以区分,而且无法置于天秤。这样一来的积怨,容易让人对劳动报酬和资源分配的不平衡产生意见。

换言之,有的人干活很多,得到的却很少,遂顾影自怜,自认受压迫,欺凌,不满现状,但又找不到原因在哪。有的人干得很少,得到的却很多,表面上终日无所事事,背地里其实也终日无所事事。放到具体环境中,一方可能是下属,另一方俨然是领导,下属念此定然会感到不平。比如一艘航行在大海中的帆船,有舵手、水手,搬运工,问题来了,后面两个的活儿是最容易论斤称两的,可得不到舵手那样的同等报酬。当那些有力不知道往哪使,有劲不知往哪出的团体中,有个发号施令且使得群体得到指示后豁然开朗的人,应是活儿最轻的那一个,可一旦要论斤称活,他的付出便显得微不足道。

既然有些活儿是可以论斤称两的,而有些活儿又是无法论斤称两的,倘若勉强把其中的概念进行简单的对换,那么这一切就显得不合时宜。我有一个同事,每天都很忙,走路带风的那一种,但成果几乎很少,他没有空闲思考繁忙背后的原因,也没有时间去规划更远的打算,像走入了死胡同的人,陷进了恶性循环当中。有一次,我特定留意他所做的一件任务,发现竟是三个月前的事。这样的工作方式是繁重的,如果以量的形式表现出来,到了可以称秤的地步,绝对是千斤重。

他的付出和得到不会成正比,报酬高低的原罪也应土崩瓦解。因为没有效率,找不到解题思路,接下来的工作只会越积越重。听过一种唯利是图的说法,世上事百分之九九能用钱来解决,剩下的百分之一,则需要更多的钱。虽然有失偏颇,但不妨想想司马迁的那一句话,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有了方向,多少能找到突破口,任何悬而不决的问题大都会迎刃而解。

可是大多数人寄希望论斤称活,多劳多得,人事部也只能建立结果导向机制。不能说扛沙袋的人,一定比用板车的人干得活更有重量;也不能说用板车的人,一定比扛沙袋的人做事更有分量。自然不是那些形式轻松、满脸微笑的人干的活儿没有分量,更不是把累、苦挂在嘴边,然后摇摇头表现出来就多了分量。人人自危的环境下,形象和外表以及言语说辞,是无考量事情轻重的,苦力和技巧也是无法衡量的。

我还有一个朋友,自建立公司伊始,从不讲究轻重,也不视作业面大小进行奖惩,旗下团队领头羊把活儿置于轻重之间,准得很,不鼓励一味繁重,也不诋毁一贯轻松,目标计划没有任何差池,人人如鱼得水;相反,如果他们单纯得很,只斤斤计较呢?

不可置否,这的确是一个多劳多得的时代。齿轮大小,才可能是最好的衡量方法之一。一个无法论斤称两的行业,偏要放到秤上,那么一些没法论斤称两的活儿,则没人愿意去做,好比一件不会有人知道的好事,一个不会有机会被发现的好人。图回报是人之常情,论斤称活亦是如此。

左岸记:这是关于劳动价值量化的问题,是个复杂而庞大的计算过程,最直接的是交给市场来定价,市场会根据特定情况从供求关系中让劳动反应出它应有的价值。

这其中还包括一个比较的方法论,如果真的要比较,那应该是同等条件下的比较才有意义,你扛一麻袋,他扛两麻袋,那么他获得你两倍的报酬。明白了这个道理,也就是明白了在我们生活中,有很多人在做比较的时候是多么的荒唐了。直接单纯地拿结果比,却不考虑过程量的大小。

左岸

爱读书,爱生活!

2 Comments On 谈一谈论斤称活

  1. 现在这个时代 多劳多得

  2. 最后还是会成为一个结果导向型的人

发表评论



友情链接: m.srchl8r.com    731sa.space